banner
工人10多秒造出假啤酒 撬盖压盖贴标签3步完成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工人10多秒造出假啤酒 撬盖压盖贴标签3步完成

发布时间 :2020-09-30 16:52

  在对造假窝点的现场调查中,造假工人称,他们没有经过任何的培训,整个造假现场卫生、安全条件非常差,稍有不慎啤酒瓶就会爆炸。在现场,工人向记者演示了整个造假的过程,拉来“原料酒”后,把瓶盖撬下来,然后用压盖机将“青岛啤酒”的瓶盖装上,之后用糨糊贴上标签,这样一个过程仅仅需要10多秒钟。工人们讲述,他们一人一天能这样贴出2000多瓶“名牌啤酒”。据了解,窝点里的工人被锁在厂内,吃住都在厂里,平时根本出不去。

  记者了解到,这家黑窝点做工一般都是手工,工具也都很简单。“你们在这里干活累吗?”记者为了让接受采访的工人放松,故意和他们套近乎,不一会儿的工夫,工人们对记者放松了警惕 ,他们这才向记者说出了假啤酒的加工流程。

  “你们这里的啤酒是怎么造出来的。”记者询问造假人员刘某,他告诉记者,车间内摆放的没有贴标签,而且瓶盖上印着“relife beer”的啤酒就是原料酒,这些酒是从哪里运过来的,老板也没有和他们说,每次这种原料酒运过来后,他们把这些酒的盖子撬掉,然后根据数量需要,分别用压盖机在上面重新压上带有“青岛啤酒”、“崂山啤酒”字样的盖子,而且上面还都印着生产日期。这些啤酒盖子压上后,他们就开始在标签上涂抹糨糊,然后在瓶子上贴标签,这些标签贴好以后,他们就用打包机进行包装,这样整个生产程序就算完成了,就等着向外面发货了。

  刘某告诉记者,这些活非常简单,就是一套“流水线”,而且在加工过程中,那些原料酒的瓶子经常发生爆炸或破裂,在工作中稍不小心就会受伤,所以啤酒瓶子爆裂是常有的事。一天下来他们就能生产出很多“名牌啤酒”。刘某还介绍说,他们也不知道这些啤酒对外销售的价格,这些都是老板掌握,他们只负责干活,而且经常加班到深夜。

  刘某随后还向记者演示了他们的工作流程,记者看到,他的动作非常娴熟,撬盖、压盖、贴标签,一套动作下来10多秒钟就能够轻松完成。“贴标签非常讲究,绝对不能粗糙,否则就被别人看出来了。”刘某说,标签不只贴在瓶口处,在瓶身上还有两个标签,这两个标签要协调起来,而且还要贴在中间,这道关口都是非常小心,所以这些酒的整个制作流程完成后,和从外面买回来的酒相比,自己都看不出来哪种是自己贴出来的啤酒。

 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,看到厂房的西南角堆积着一大堆啤酒瓶,啤酒瓶没有一个完整的,大部分都碎得不成样子,堆积在地上。一位工人说,即使啤酒瓶不破碎一旦残缺也没有办法再造假啤酒,久而久之不能用的啤酒瓶就堆积了那么多。

  “不好了,有瓶啤酒爆炸了!”记者正在黑窝点采访时,一瓶啤酒突然倒地爆炸,现场围观者及时躲避才没有被伤着。据现场的一位工人介绍,这些啤酒瓶子都是回收的,安全和质量根本无法保证,稍微不注意就会破碎甚至爆炸,非常吓人 ,他们干活时每天都提心吊胆的,生怕啤酒瓶破碎割伤他们。

  “你真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是谁吗?”记者一直想问出这个黑窝点负责人的身份,但只要提及此事,工人们都会立即谨慎起来,根本不提此事。

  双节来临,食品安全关系着每一个消费者的切身利益,如果您发现有造假酒 、假食品的非法窝点,欢迎向本报新闻热线举报。

  黑窝点造的啤酒与真正的青岛啤酒喝起来有什么不同?为了验证这一点,记者打开了一瓶假啤酒,在打开的一瞬间,气泡当即就冒了起来,记者接着摇晃了一下,气泡顺着瓶口冒了出来。接着,记者喝下了一大口,啤酒一入口,就感觉到一股酸味。不仅如此,这些啤酒喝起来还比较淡,感觉就像是掺进了水一样,没有真正青岛啤酒的纯正。

  此外,这些酒的酒精浓度也不是很高,记者将一瓶酒喝下去之后,并没有出现眩晕的感觉。大约半小时过后,记者感觉口中发干发苦。

  看到记者试酒后,一位前来协助查处这家黑窝点的民警也打开了一瓶酒尝了一下。“我觉得也是发酸,而且很淡。”这位民警称,“看来以后喝酒真得注意了,不能随便从一些小超市里买酒,应该到正规的大超市去,这样才能喝到真正的青岛啤酒,也不至于因为买到假酒而伤害身体。”

  采访时,工人小刘介绍说,他今年22岁,退学后便去了威海打工,因为工作一直不如意,他半个月之前来到了青岛,并在即墨找工作。“当时也是熟人把我介绍到这家工厂的,我一直不知道他们在造假酒 ,当时介绍工作的人告诉我,来这里贴啤酒标签,工作很轻松,每月能拿800元的底薪,剩下的就是记件,干得多挣得也多。”小刘告诉记者,考虑到自己身体比较瘦弱,其他的工作干不了,于是就同意来这家工厂上班,而他正式开始上班是在一周之前,他来的时候,已经有几名工人在这里干活。

  “我也没有经过什么培训,就开始贴标签了,工作很简单,就是用糨糊把标签一一贴到裸瓶上。”小刘说,刚开始他还有些不熟练,但干了两个多小时后就熟练了起来。“我现在一天能贴300包啤酒,合2000多瓶啤酒。”小刘有些自豪地说。“一直以来老板就告诉我是替正规啤酒厂家贴啤酒标签的。”小刘说。

  “我们吃住都在工厂里。”工人小刘说,老板给他们买花生油、蔬菜、大米,还给他们安排了住处,让他们每天都在工厂里,而老板每天出门后都把工厂的大门锁住,钥匙却由老板自己拿着,因此他们想出去都出不去。

  “现在工厂被查了,是不是我这几天就等于白干了?”就在质量技术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查处的同时,工人小刘悄悄地询问记者。“那我该怎么办啊,现在我连老板姓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小刘无奈地说。

  随后,记者注意到,在工厂院子一个角落里放置着不少空酒瓶子。“这些空酒瓶子都是你们自己喝的吗?”记者询问道。一名工人告诉记者,里面没有贴标签的啤酒瓶是工人喝剩下的,“贴着标签的啤酒瓶才是老板喝的。”这位工人介绍说。

  “老板从不喝这里的酒,而每次喝酒我都看到他会开着面包车从外面带回一些酒。”这名工人回忆说。 文/图 本报记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