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6up成本不到一元要卖二三十元“高档啤酒”黑作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6up成本不到一元要卖二三十元“高档啤酒”黑作

发布时间 :2021-03-24 08:10

  本报记者苏阳一间10平方米不到的小作坊,几个橡胶管头,一台手动压盖机,几个年轻男女,在他们手下,成本1元不到的低档啤酒被倒入百威瓶中,压上盖子,酒吧里二三十元一瓶的百威啤酒就这样“新鲜”出炉。据知情人和现场工人透露,这些酒的流向大多是酒吧和KTV等娱乐场所。

  最近,记者接到知情人报料,随即展开暗访,并配合相关部门对该黑作坊进行了查处。

  根据知情人的报料,该作坊位于下关区窑上村,在原长安汽车厂厂房的北侧的一座无名山脚下。11月1日的晚上7点左右,记者来到了山脚下,街边有条往东面延伸的水泥路面,路边停着两辆没有后牌的面包车,几个男子抬着百威啤酒的纸箱从东面走来,箱子似乎很是沉重,并不停地发出酒瓶撞击的声音。到面包车前,他们四处打量,随后就迅速地抬上了面包车。“这个酒多少钱一箱?”记者假装好奇询问了一句,遭来了面包车上几个男子凶恶的眼神。记者顺着山脚下往里走,发现这是由数十间简易平房组成,正中间是个有顶棚的大院子。刚走进院子,一个40来岁的中年妇女从边门走出来,大声地喊道:“干吗的?”记者表示只是过来看看准备租房子。就在该中年妇女警惕的目光注视下,记者听到院子的西北角传来阵阵酒瓶撞击的声音,而院子一角堆放着大量如知情人所说的低档空啤酒瓶子,估计数量在上千瓶以上。随着和该中年妇女长时间的交谈,她终于放松了警惕,同意让记者四处走走。顺着酒瓶的撞击声,记者找到了这个黑作坊。这是由三间房组成的平房,还没走进,空气中就凝固着浓烈的啤酒味,夹杂着阵阵酸臭味。平房门前有一个铁皮容器,里面装满了热水,水面上铺有一层帆布。揭开帆布,里面放有七八塑料箱的啤酒。

  平房的两边的两间都房门紧锁,透过窗户可以发现里面放满了包装好的啤酒箱子,数量在百箱以上,品种有百威、喜力、嘉士伯等高档啤酒,但绝大多数为百威。在平房的最中央一间,房门敞开着,10平米不到的房间内,一盏昏暗的灯光下,6个年轻男女围坐在一张矮脚桌前,他们的身下,几扎名为圣力啤酒的瓶子就是他们的板凳。6个人中专门有一个男青年负责将身下的圣力啤酒打开,而另4个人一边将特制的橡胶管头套在啤酒瓶瓶口处,一边拿起身后的百威空瓶。转眼间,圣力啤酒就被他们熟练地倒入了百威瓶中,剩下的一个人从桌子上拿起灌好的百威啤酒,拿起一个瓶盖,对准,然后用力揿下身前压盖机的扳手,就这样,一瓶“百威”就做成了,前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。而他们脚下,房间里,到处都是灌散出来的啤酒,散发出一股发酸的酒臭味,现场环境令人作呕。对于记者的到场,他们连眼皮都不抬依旧在“专心的工作”着。记者假装好奇,问他们在这里干什么,一个年龄偏大点的男人似乎是他们的小头头,他连头都没抬,“没看见我们正在忙吗?”随后他表示,今天要“出单大的”,所以他们现在正在“赶工”,对于他们身下的“圣力啤酒”,他表示“大概1块钱一瓶”,一般一瓶能灌出两小瓶“百威”,而对于这些经他们“灌装”后的小瓶百威能卖多少钱,他很警惕地看了看记者,“不知道,我们只是打工的。”后在记者的一再坚持下,他身边的一个女子说漏了嘴,“听老板说好像卖出去60元一箱。”

  第二天,当记者准备进一步深入调查时,却突然接到了知情人的电话,他表示,昨天记者的身份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怀疑,一大早,几辆车子就已经开了过来,把房间内一些库存包装好的啤酒匆匆拉走。见状,记者立刻与下关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和下关区特巡警大队取得了联系。下关区质监局的吴副局长在听闻此事后,抽调了稽查科的4名执法人员,下关区特巡警大队也立刻抽调了警力,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张开。在记者的带领下,一行人顺着窑上村从南向北直奔黑作坊。因为该作坊位置较偏,执法车辆的出现很是扎眼。就在记者的车将要抵达出入黑作坊的街口时,一辆农用三轮车突然从左侧加速并横向轧在车前停下,等记者一脚刹车踩死之后,三轮车再次加速向通往黑作坊的小路疾驶而去。见状记者也立刻下车往黑作坊方向奔去,只见三轮车司机慌张地站在平房边,昨夜黑作坊内的6个年轻男女正匆忙从平房内跑出,慌不择路地想往另一间房内躲藏,特巡警大队的袁海中队长立刻呵斥了他们的行为。对于“灌装”这种行为,几个年轻男女都默不作声。后来一名年轻男子交代,他们灌装用的圣力啤酒是从安徽滁州运来,每瓶的价格在1元左右。每瓶可以灌出两小瓶的“百威”,加上空瓶和盖子的费用,“每瓶‘百威’的价格1元不到。”至于门口放置的那个大铁皮容器,他解释为将灌好的啤酒放里面,加点自来水,经过简单的加热,就算是“高温消毒”了。在警方的努力下,两侧紧闭的房门被打开,记者看到,“百威”啤酒空箱堆满了其中一间房内的一侧墙壁,里面装满了空瓶,目测数量在100箱左右,还有少量“科罗娜”、“喜力”、“嘉士伯”等高档啤酒,还有专门的几个箱子盛满各种瓶盖和外包装标贴。经下关区质监局执法人员清点,现场已灌装好的啤酒共110余箱2730瓶;空置230箱,5520瓶,另有大量的瓶盖和标贴。稽查科的任丽霞表示,该作坊经初步调查属于黑作坊,现场环境和工具根本不具备造酒能力,这种行为是典型的灌装假酒行为,他们会将相关物品进行暂扣查封,对于流向等问题做进一步调查。

  在黑作坊内灌装啤酒的男女看上去都非常年轻,在记者一再的坚持下,他们终于松了口。几个女子表示,他们来自东北,年龄都在18岁左右,在这里只是打工的。一开始他们在人才市场的时候,答应他们的薪资都非常诱人,还包吃包住,可是到了这边才知道自己受了骗。“可是没办法,你不做有人做啊。”其中一个年仅17岁的女子告诉记者。随后他们又将记者带到了他们的暂住地,在作坊旁的一间更小的屋内,里面除了并排的三张床,凌乱的被窝还没有整理,周围就只够放个小衣橱。他们表示,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,到这边之后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桌子旁往酒瓶里灌酒,吃饭还要自己掏钱,“1天最少要灌30箱(720瓶),遇到‘单子’大的时候,还要晚上加班加点。现在还没做到一个月,这下连800元也没有了”。但是对于老板、销路等详情他们一概表示不清楚,甚至告诉警方,他们连老板的面都没见过。警方后在作坊一名年轻男子的床下发现了一把长30厘米左右的砍刀,小市派出所的领导也来到了现场,他们表示鉴于他们什么也不肯说,下一步会将这些涉案人员带回派出所做进一步调查。

  一瓶1元左右的低档啤酒,就这样被灌入了两小瓶的高档啤酒瓶中,是什么在驱动这些人铤而走险?在现场记者翻开的出货单据上,买家一栏的名字多为一些酒吧和KTV。知情人表示,在这些假酒的生产环节中,一瓶成品的假酒成本也就在1元不到的样子,而他们销售出去一般都在三四元之间,中间的利润相当的惊人。“而风险的相对偏低,则更让制假者肆无忌惮。”他表示,这种小作坊,一般都选在南京一些偏远地区,并且警惕性很高,一般2—3个月就会主动换地方,和买家都单线联系。再加上货源便宜,房租便宜,人工便宜,基本什么工艺技术都不要,“简直就是一本万利”。最后,他强调,“但是获利最多的,却是最终将这些酒卖给消费者的场所。”他解释道,像百威等这种高档小瓶啤酒,一般的流向多为酒吧、KTV等高档娱乐场所,而在那边的价格“最少也在20元以上”。

  圣诞节到了,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,又不打算给你太多,只有给你五千万:千万快乐!千万要健康!千万要平安!千万要知足!千万不要忘记我!

 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,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,告诉你,圣诞要快乐!新年要快乐!天天都要快乐噢!

 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,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愿幸福,如意,快乐,鲜花,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.圣诞快乐!

  看到你我会触电;看不到你我要充电;没有你我会断电。爱你是我职业,想你是我事业,抱你是我特长,吻你是我专业!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,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;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;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,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,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。我转身抱住你:这猪不卖了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。

  风柔雨润好月圆,半岛铁盒伴身边,每日尽显开心颜!冬去春来似水如烟,劳碌人生需尽欢!听一曲轻歌,道一声平安!新年吉祥万事如愿

 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:第一片叶子是信仰,第二片叶子是希望,第三片叶子是爱情,第四片叶子是幸运。 送你一棵薰衣草,愿你新年快乐!